广告合作邮箱和skpyet同号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春色无边的乱伦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15 19:04:35

一个星期六下午,趁着没人在家,把借来的A片放来看。

当我忍耐不住想拿面纸自慰手淫时,突然发现姊姊正在另一侧的沙发上睡着。

我家的视听室,几张小沙发外,还有三张长大的沙发。有时看电视累了,就会直接躺在长沙发上睡觉。大概是被一些坐垫,毛毯遮住了,因此没注意到姊姊已睡在一旁。当时的电视的音量不太大,但也不小,姊姊应该早就被吵醒。

可能是看录影带看的太兴奋,色迷心窍,我竟起了想侵犯姊姊的邪念。

刚开始时,我只是试探性的抱住姊姊的纤腰,很明显的,我感觉她抖了一下,但此后就没有什幺反应。

我开始大起胆子,手越来越不安份,摸往胸部,接着伸到姊姊的衣服内,接触到她那光滑柔软的身体,让我理智全失,我忍不住将裤子拉链打开,涨的硬梆梆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立刻弹出来,色心大起,我把姊姊手拉过来,準备帮我自慰。

就在她的手摸到鸡巴时,姊姊突然醒过来,我吓的脑袋轰然作响,心想完了,这下死定了!还好,姊姊只是面无表情的整理衣服走出去。

虽然姊姊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爸妈,但这已经让我吓的好长一段时间,整天心惊胆跳,就这样过了大约快四个多月,我和姊姊才有第二次的接触。

大约是放春假吧,那天午睡刚醒,想去楼下厨室去喝杯水。喝完,后正想上楼,看到姊姊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小说,穿着一件无袖的T恤,可以隐约看到粉红色的内衣。

上次事件并没能完全吓阻我,色胆旺盛的我,便试探性走进客厅,倚着姊姊坐下,伸手抱住姊姊的腰……

姊姊没有抗拒,这让我更加大胆,手开始在姊姊的身体上移动……慢慢的,我一只手伸进姊的衣服里面,隔着胸罩抚摸姊姊柔软的胸部,姊姊状似不觉的,任我抚摸……。

我越来越不知足,索性把T恤往上拉,开始想解开胸罩,从来没解过女生衣服的我,紧张再加上兴奋,真是难上加难,就在我奋斗了好久,想放弃时,突然那件背扣式的胸罩打开了,姊姊也吓了一跳,〔啪〕的一声,书也掉下来,姊赶紧两手交叉遮住胸前……

这下我再也没办法把姊姊的两手拉开,也不敢用力,但好不容易到此地步,我怎能放弃?!

于是试探着说:〔姊,只要看一下就好!〕

再试,果然轻易的把姊的手挪开了,终于看到姊姊雪白的乳房!

我轻轻的让姊姊躺卧在沙发上,我则跪伏着,太幸福了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生的裸体,而且是自己的姊姊的!

我忍不住伸手抚摸姊姊的乳房,大概是太激动了,手忍不住的颤抖,姊姊的乳房蛮大,有36D,手掌几乎无法掌握,但是胸型很美,虽是平躺着,乳房仍是向?

W尖挺,乳肉雪白,乳晕有大,乳头粉红,我好奇的在姊姊的上半身抚摸,只看姊姊的越来越红越热,呼吸也急促……。

正当我嘴巴想凑上去,好好品嚐姊姊的乳峰时,该死的电铃响起我和姊姊都的跳起来,以为爸妈回来了,姊姊穿衣服急忙的往房间跑,我摒住呼吸狂跳的心脏,打开门原来是邮差送挂号信,这次再叫门姊姊确说她想睡觉了,大概被吓到了,一直到吃晚饭姊姊才出来,就这样一直到放暑假的第三个星期,我和姊姊才有再进一步的亲密接触。

三个星期后…。

那天下午,天气热的要命,我光着衣服在房间睡觉,却睡不着,于是起床到厨房喝东西,经过姊姊房间门口时,门没有关,有一隙缝,我往内一看,看到姊姊把衣服脱得一件也不剩,而内衣也没穿,雪白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随着呼吸上下起伏,而黑森林则一览无遗,小缝也微微渗出亮晶晶的淫水……

此时我的鸡巴也涨的长逾二十公分,硬梆梆的翘起,于是我蹑手蹑脚开门走进房间反锁,走到床边用手开始抚摸姊姊的胸部……

这时姊姊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说:〔想要就来吧,瞧瞧你的鸡巴已经等不急了!〕

于是我马上跳上床,开始有如恶狼扑羊般狂吻姊姊,姊姊也毫不保留的迎合我,我一手抚摸姊姊的胸部,我一手伸到姊姊的的密林中,探索那淫润润的淫屄入口,食指硎N到阴蒂时,姊姊全身有如触电般颤抖。

〔弟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〕

听到姊姊的淫叫声我已经全身酥麻,但现在进入太早了,于是我将中指朝姊姊淫屄探索,姊姊的淫屄已经开始氾滥了,我的手指开始往更深处前进,姊姊的反应来得很快,她开始在我的身下扭动、呻吟,我轻轻地揉搓她的乳房,体会着姊姊细腻的肌肤。

〔哦…哦…这样…真好…弟弟…好舒服…舒服…弟弟…让姊姊更舒服…〕

我的手继续撩弄姊姊的淫屄,同时我的嘴也没闲,从姊姊的耳根后开始舔,一直舔到背后,姊姊则全身痉挛,娇喘连连:

〔啊…啊…好弟弟…姊姊…好舒服啊…快…〕

我知道姊姊已很想要我肏她,可是我却要她多等一会,让她先高潮再肏她,于是我的手也毫不停止的爱抚姊姊的淫屄,使得姊姊淫叫连连:

〔啊∼∼啊∼啊∼啊∼∼舒∼∼服∼∼∼∼喔∼喔∼啊∼不∼行∼了∼〕

她喘息着,摇动着身体,这时我换一个姿势,将头埋进姊姊双腿之间,用舌头舔氾滥成灾的淫屄口,并将从淫屄口流出的淫水喝下,并用舌尖轻舔拨弄淫屄口的阴蒂,姊姊似乎已经快高潮了:

(舔…舔…哦…哦…舔得姊姊好舒服…喔…喔…宝贝…好弟弟…哦哦…这样…太…完美了…哦…姊姊要死了…好弟弟…你要弄死姊姊了…哦…亲亲…姊姊…哦…哦…姊姊…不…不行了啊…哦…哦…要洩了…)

姊姊的肉屄像是地震般,淫肉剧烈地翻动,淫水如同决堤般汹涌而出,姊姊如同抽羊癫疯般痉挛着,肌肉完全绷紧,我没有停止工作,一边大口地吞嚥姊姊的淫水,一边用手指在阴蒂加大拨弄的力道,姊姊也已达到疯狂的颠峰。

此时,姊姊的身体突然弓起来,然后重重躺在床上,然后一会儿气喘嘘嘘说:

(好弟弟…呼……你要弄死姊姊了…呼…姊从来…没有尝过…这样疯狂…的快感)

〔是吗?那待会会让你更舒服的,姊姊〕

于是,我将我的大鸡巴移到姊姊的嘴巴前:(姊姊,好好服务我的鸡巴吧!如果服务的好,我再让你爽上天∼∼!)

姊姊听到之后脸红的摇摇头,一付不愿意的样子,于是我不动声偷偷用手挑拨姊姊淫屄口的阴蒂,结果姊姊一声呻吟,唉了一声,无力的倒在床上,这时我立刻将我的鸡巴塞进姊姊的嘴巴中,而我则再一次将我的头埋埋进姊姊双腿之间,舔那刚才氾滥成灾的淫屄口和阴蒂,而姊姊因我的鸡巴太大而无法整根含入嘴巴中,而呻吟着:〔呜呜…嗯……呜……呼…〕

我的鸡巴在姊姊嘴巴服务下涨得更大,姊姊的舌头有如舔冰淇淋般舔我的龟头,使我即将爆发,但是身为堂堂男子汉太早爆发实在是有辱男子汉,于是我使出五成功力,紧固精门,不让精子发出来。

姊姊的嘴好烫,她含的好紧,她含得鸡巴涨得更大!我爽得不由哼出:

(哦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姊……哦……姊……你含的真棒……含得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的)

(好情人……哦……好姊姊……哦……我快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姊……姊……哦……我爱你……哦……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姊……哦)

(……鸡巴太爽了……哦……我会爽死……哦……好姊姊……你的嘴巴真好……哦……姊……我会爽死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爽……爽呀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哦………哦……)

姊姊则在我的舌头近攻下惊呼连连,姊姊的喉咙发出了呻吟声,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鸡巴,轻轻的来回套弄含着;淫水像是水库洩洪般的多水……。

我吻着阴毛、阴唇,乃到她最敏感的阴蒂,红红的阴蒂,因为过度的兴奋,膨胀而充血,显得更加突出,更加的迷人。姊姊也断断续续的哼着:

(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爽……嗯……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屄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小屄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受不了……嗯……)

姊姊手也死命的抓住了我的臀部,身体一阵猛顿,阴户拚命的往上顶。

(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快不要舔了……嗯……不要舔了……小屄痒死了……求求你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弟弟……受不了……)

姊姊的淫叫,再加上臀部大力摆动,姊姊已近于求饶,疯狂的地步。淫屄里的淫水,如梅而般的时大时小,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,像想夹住什幺东西。

(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怎幺这幺爽……怎幺这幺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小屄好棒哦……弟……小屄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屄快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屄舒服死了……嗯……舒服死……嗯……小屄爽死了……)

姊姊被舔的兴奋难耐,频频哼叫着:

(求求你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小屄里面痒死了……呀……受不了……好弟弟……快……弟弟……我真的受不了……快用鸡巴肏我……用鸡巴肏死我……。)

没多久,我的鸡巴也忍不住要爆发,于是我连忙的推开姊姊的头,想将鸡巴移到姊姊雪白的乳房上,但姊姊似乎发现我的意图,就快速用嘴巴含住我的鸡巴死也不放,此时我的鸡巴终于忍不住〔爆∼∼∼发〕

〔喔∼喔∼啊∼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〕

鸡巴一阵又一阵的跳动,一次又一次的收缩,弄的姊姊的嘴巴都是精液,姊姊也毫不犹豫的喝下去,二十公分长的鸡巴这时也萎缩不起,姊姊看了之后二话不说,用手握住我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,有如打手枪般的上下搓揉,一会儿鸡巴又是雄赳赳,气昂昂的〔抬头挺胸〕

而我呢!全身炙烫髮热,慾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烧了整个人,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肏屄,我要肏姊姊的淫屄。

我压住了姊姊,压在她那美丽动人的胴体上,我準备好好享受这未经人事的世外桃源。

姊姊的淫屄,早已禁不住慾火春情的刺激,淫水像黄河氾滥似的,不时的向外汨汨的流出,那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蠕动,似乎想含住什幺。阴蒂更因为淫水的侵润,春火的燎原,显得更加的鲜红,而又夺目。鸡巴顶上了她的淫屄口,可是我不急着让鸡巴进去,只是在她淫屄口中间,阴蒂上来回磨擦,鸡巴的磨擦,更把姊姊弄的娇躯一阵猛顿,阴户拚命的往上顶,磨得她更是需要,更是需要鸡巴的滋润。

我身体往下滑了一点,鸡巴头对正淫屄洞口,略一用力,顶力进去,我的鸡巴,才插进五公分左右,便听到姊姊的尖叫。

(痛……痛呀……小屄痛死了……你不要动……好痛……弟……小屄痛得受不了……弟……好痛……)

鸡巴头似乎被什幺东西档住,原来是处女膜,没想到姊姊还是个处女。

我看着姊姊,只见她眼角痛得流出了泪水,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。

我按住鸡巴不动,运起丹田之力,让鸡巴头在淫屄口活动,跳动,轻轻的抖动着。

吻!吻着她的耳根,脖子,额头,她的嘴,并用手轻揉着她的敏感乳房。

过了好几分钟………

姊姊的脸色由白到红,樱桃小口更是微微张开,我感觉到她的淫屄,似乎是往上顶了两下鸡巴。

〔弟,嗯……小屄现在比较不会痛……你再插进去试试看。〕

她的手,环袍在我的臀部,彷彿暗示我用力插进去,鸡巴藉着余威,再一顶「噗滋」一声,立刻插入姊姊的淫屄深处,但是姊姊痛的几乎昏过去。

这时我停止动作,感觉姊姊淫屄真紧,朝淫屄口看,看到从姊姊淫屄口流出红色的血:姊姊的第一次被我夺走了!

(啊……痛……好痛喔……痛死我了……小屄裂开了……啊……喔……你的……鸡巴……太大了……小屄涨裂了……停……你不要动……小屄受不了……痛……)

〔姊姊,你忍耐一下,等一下就会舒服的!〕

(弟……可是……小屄……痛得……受不……了……宝贝……小屄……好……像……涨裂了……)

(好姊姊,过个几分钟,你的感觉就会不一样………姊姊,我现在开始轻轻的动,慢慢的抽,如果你很痛,我就不插了。」)

于是,我轻轻的把鸡巴抽出来,在她的洞口又插回去,如此来回抽送几十下,姊姊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我知道可以了,但是我澴是轻柔的抽送。

不知过了几分钟,她渐渐尝到美味,领略到快乐,淫水比先前所流的还要多,喉咙所发出的淫叫声,比刚才的好听的太多了。

(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嗯……我下面好痒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弟……我的小屄好痒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你快一点……弟……快一点……嗯……小屄痒死了……嗯……求求你……弟……大力的插小屄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小屄不会痛了……你尽量的肏小屄吧……弟……)

〔好姊姊……你开始舒服了是不是……〕

看着姊姊的淫浪的表情,把我那原先怜香惜玉之心又给淹没了,现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,我也要开始卖弄了。

鸡巴每一次插到底,屁股就旋转一下,每一次抽出来,都是整根抽出来,让她的淫屄,有着实实虚虚的感觉,让淫屄对鸡巴美感持续不断。

我这样的抽插淫屄,更让姊姊舒服不已,淫叫连连。

(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屄爽死了……小屄爽死了……嗯………小屄好爽……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嗯……)

(好姊姊……哦……你的小屄真好真美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)

(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小屄好爽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我痛快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我好爽好爽……哦……弟……你的鸡巴好会肏……姊的小屄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个……鸡巴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你太好了……嗯……)

(滋……滋……滋……滋……啪滋……啪滋……啪滋……)是我的鸡巴和姊姊的淫屄的肉撞肉声!

再加上姊姊的淫叫声:(嗯……嗯……你太会肏了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)

姊姊的淫叫声,连绵不断,叫的好迷人,叫的好淫蕩。她的两只脚,像是踢足球,不停的乱蹬,不停的乱顶。

姊姊的表情真是美极了,春情洋溢着,在她的脸上出现了红晕,吐气如丝如兰,美目微合,这种表情看了更是血脉贲张,心跳加速。

「弟……嗯……真美……嗯……太美了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好大……鸡巴……爽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爽……爽呀……哦……真爽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嗯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嗯……太爽了……嗯……太妙了……嗯……太好了……嗯……鸡巴……你肏的我太爽了……嗯……」

只见她一面淫叫,一面双手紧紧的抱着我,双腿则高高的跷起,她的臀部更是极力的配合迎凑鸡巴的抽送。

我一见姊姊是如此高张淫浪,柳腰款摆,极尽各种淫蕩之能,鸡巴更是疯狂的猛肏,如快马加鞭,如烈火加油,狠狠的抽送,肏的山崩地裂,山河为之变色。

(啊……弟……快……用力的肏小屄……啊……我要爽死了……爽……快……呀……小屄要升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弟……我乐死了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)

此时我改变方式,将鸡巴整根拔出来,深深的歎了口气,气贯丹田,鸡巴在这瞬间,比平常胀了许多。

〔滋〕的一声,鸡巴要开始狂插了,非插的淫屄爽到天边不可。挺腰,送力!

啪!啪!啪!好清脆肉声。滋,滋,滋,好大的水浪声。

(啊……啊……痛呀……小屄涨死了……啊……你的鸡巴怎幺突然涨的好大…小屄痛呀……弟……弟……你轻一点……力量小一点……小屄会受不了……啊。……痛……弟……婀……)

(姊姊……哦……我的好姊姊……哦……好姊姊……哦……好淫屄……哦……你忍耐一下……哦……忍耐一会儿……哦……哦……)

(弟……啊……弟……你肏……的力量……实在……是……太大了……啊……太大……力了……小屄痛死了……啊……鸡巴变得好大……啊……)

我不理会她的哀叫,喊痛,依然是重重的肏,狠狠的插。

淫屄的淫水,被鸡巴的陵沟,一进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,溅得大腿内侧,阴毛,周围,都被淫水弄得黏湿湿的,好不腻人。

姊姊被我这一阵子的狂插猛肏法,有点昏昏沉沉的,整个四仰八叉的不再乱蹬乱顶,只剩下喉咙间的呻吟声。

(弟……啊……弟……小屄酥麻了……啊……又酥又麻……啊……子宫口顶得好舒服啦……你的力量太大了……啊……)

〔好姊姊……哦……爱姊姊……哦……过一下你就会爽……哦……〕

〔嗯……小屄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弟……轻一点……弟……嗯……〕

我就这样肏了姊姊,大约抽插了五百多下,她似乎甦醒了,渐渐的,又开始了她的浪叫,她香臀的扭动更大,更快。

(嗯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小屄被你肏的又舒服又痛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大鸡巴……哦……姊的花心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嗯……)

〔好姊姊……爱姊姊……小屄开始舒服了吗……哦……〕

(嗯……屄花心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屄开始爽了……哦……小屄被肏的好爽……嗯……重重的肏……对……大力的肏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屄好痛快……弟……嗯……小屄好舒服……嗯……我乐死了……哦……屄花心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弟……你也快乐吗……再快一点……快……弟……小屄要升天了……啊……弟……快……我乐死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我快活死了……啊……)

〔好姊姊……我肏你的小嫩屄……爽死了……好淫屄……哦……〕

(好弟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屄受不了……啊……小屄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呀……弟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小屄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升天了……啊……我好爽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哦……我爽死……我升天了……)

(姊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我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好屄……我爽死了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)

鸡巴一阵抽搐,一股浓浓精液,完全射进姊姊的淫屄里,烫得姊姊又是一阵头抖,一阵浪叫,我猛喘着大气,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来,我和姊姊同时高潮了。

〔姊姊,你过瘾了没有,有没有舒服?〕

〔弟,你肏得太猛了,小屄真的受不了,弟,你快擦擦汗吧!〕

〔对了,弟,我们快起来吧,爸妈快回来了〕

在姊姊的轻慰之下,我吻了她,马上起来跑回房间去。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叫王雅莉,今年20岁,虽然不是国色天香,但我有美好的身材(168公分、45公斤、36D、24、35),加上腿非常的修长,所以追我的男生也不少,但是没想到我的第一次却是给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。

由于父、母几乎常年不在家,因此家中只有我跟弟弟─王建强(19岁),及妹妹─王雅萍(18岁)。

一个星期六下午,弟弟以为没人在家,把借来的A片放来看。当他忍耐不住想拿面纸自慰手淫时,突然发现我正在另一侧的沙发上睡着了。我家的客厅,除了几张小沙发外,还有三张长大的沙发。有时看电视累了,就会直接躺在长沙发上睡觉。大概是被一些坐垫,毛毯遮住了,因此他没注意到我已睡在一旁。当时的电视的音量不太大,但也不小,我早就被吵醒。

可能是看录影带看的太兴奋,色迷心窍,他竟起了想侵犯姊姊的邪念。

刚开始时,他只是试探性的抱住我的纤腰,很明显的,我抖了一下,但此后就没有什幺反应。

他开始大起胆子,手越来越不安份,摸往胸部,接着伸到我的衣服内,接触到我那光滑柔软的身体,让他理智全失,他忍不住将裤子拉链打开,涨的硬梆梆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立刻弹出来,色心大起,他竟把我的手拉过去,準备要我帮他自慰。

就在我的手摸到鸡巴时,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他吓的脑袋轰然作响,立刻慌张的跑去接电话,原来是妹妹雅萍打回来说她晚上要住同学家不回来睡。

不过这到给了他一个好机会,于是他暂时的放过我。晚上,吃过晚餐,他立刻跑回房间,我也不知他去做什幺。

大约是九点的时候,我刚洗完澡,经过他的房间,他竟然房门大开全身赤裸的露着那根大肉棒在看A书。我围着粉红浴巾经过时,他立刻起身把我拉进他房里,并锁上房门。

围着浴巾的我,身下并没有任何可以遮蔽的衣服,由他看我的目光,可以感觉到他知道。

下午的事件并没能完全吓阻他,色胆旺盛的他,立刻拉掉我的浴巾,我赤裸的身体就这样映入他的眼中。他把我弄到床上仰卧着后,立刻压製便住我的身体,伸手抱住姊姊的腰……

我并没有抗拒,因为我知道没有用,这让他更加大胆,手开始在我的身体上移动……慢慢的,他一只手攀上我丰满的酥胸上,不停的抚摸我柔软的胸部,我任由他抚摸着我敏感的胸脯……

这是他第一次摸到女生的裸体,我也是第一次这样全身赤裸的让人抚摸,而且是自己的姊姊的!他忍不住伸手握住我36D的乳房,他的手掌几乎无法掌握,但是胸型很美,虽是平躺着,乳房仍是向上坚挺,乳肉雪白,乳晕有大,乳头粉红,他好奇的在我的上半身抚摸,看着我的脸跟身体都越来越红越热,呼吸也急促……

他将嘴巴凑上去,慢慢的轻舔我的乳峰,雪白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随着呼吸上下起伏,而黑森林下的小缝也微微渗出亮晶晶的淫水……

此时他的鸡巴也涨的长逾二十公分,硬梆梆的翘起,于是他立刻将大肉枪对準我的处女嫩穴,我全身有如触电般颤抖。

「弟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

听到我的淫叫声弟弟已经全身酥麻,但现在进入太早了,于是他将中指朝我的处女穴探索,我的处女禁地已经开始氾滥了,他的手指开始往更深处前进,我的反应来得很快,开始在他的身下扭动、呻吟,他轻轻地揉搓我的乳房,体会着我细腻的肌肤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这样……真好……弟弟……好舒服……舒服……弟弟……让姊姊更舒服……」

他的手继续撩弄我的处女穴,同时他的嘴也没闲着,从我的耳根后开始舔,一直舔到背后,我则全身痉挛,娇喘连连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弟弟……姊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快……」

他知道我已经忍不住很想要他干我,可是他却要我多等一会,让我先高潮再干我。

于是他的手也毫不停止的爱抚我的处女穴,使得我淫叫连连:「啊……啊……舒……服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不……行……了……」

我喘息着,摇动着身体,这时他换一个姿势,将头埋进我双腿之间,用舌头舔氾滥成灾的处女洞口,并将从洞口流出的淫水喝下,并用舌尖轻舔拨弄洞口的阴蒂,已经快高潮了:「舔……舔……哦……舔得姊姊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宝贝……好弟弟……哦哦……这样……太……完美了……哦……姊姊要死了……好弟弟……你要弄死姊姊了……哦……亲亲……姊姊……哦……姊姊……不……不行了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要洩了……」

我的肉穴像是地震般,淫肉剧烈地翻动,淫水如同决堤般汹涌而出,如同羊癫疯般痉挛着,肌肉完全绷紧,弟弟没有停止工作,一边大口地吞嚥我的淫水,一边用手指在阴蒂加大拨弄的力道,我也已达到疯狂的颠峰。

此时,我的身体突然弓起来,然后重重躺在床上,然后一会儿气喘嘘嘘说:「好弟弟……呼……你要弄死姊姊了……呼……姊从来……没有尝过……这样疯狂……的快感。」

「是吗,那待会会让你更舒服的,姊姊。」

于是,他将他的大鸡巴移到我的嘴巴前:「姊姊,好好服务我的鸡巴吧!如果服务的好,我再让你爽上天。」

我听到之后脸红的摇摇头,一付不愿意的样子,于是他不动声偷偷用手挑拨我穴口的阴蒂,结果我一声呻吟,唉了一声,无力的倒在床上,这时他立刻将他的鸡巴塞进我的嘴巴中,而他则再一次将他的头埋进我的双腿之间,舔那刚才氾滥成灾的处女穴口和阴蒂,我因弟弟的鸡巴太大而无法整根含入嘴巴中,而呻吟着:「呜呜……嗯……呜……呼……」

弟弟的鸡巴在我嘴巴服务下涨得更大,我的舌头有如舔冰淇淋般舔我的龟头,使他即将爆发,但是身为堂堂男子汉太早爆发实在是有辱男子汉气概,于是他使出五成功力,紧固精门。

我含的很紧,含得鸡巴涨得更大!弟弟爽得不由哼出:「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姊……哦……姊……你含的真棒……含得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的好情人……哦……好姊姊……哦……我快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姊……姊……哦……我爱你……哦……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姊……哦……鸡巴太爽了……哦……我会爽死……哦……好姊姊……你的嘴巴真好……哦……姊……我会爽死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…爽……爽呀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哦………哦……」

我则在弟弟的舌头进攻下惊呼连连,喉咙发出了呻吟声,手也握住了他的鸡巴,轻轻的来回套弄含着;淫水像是水库洩洪般的多水……

弟弟吻着阴毛、阴唇,乃至我最敏感的阴蒂,红红的阴蒂,因为过度的兴奋,膨胀而充血,显得更加突出,更加的迷人。

我也断断续续的哼着:「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爽……嗯……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小血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受不了……嗯……」

我的手也死命的抓住了弟弟的臀部,身体一阵猛顿,阴户拚命的往上顶。

「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快不要舔了……嗯……不要舔了……小穴痒死了……求求你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弟弟……受不了……」

我的淫叫,再加上臀部大力摆动,我已近于求饶,疯狂的地步。处女穴里的淫水,如溪水般的时大时小,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,像想夹住什幺东西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怎幺这幺爽……怎幺这幺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小穴好棒哦……弟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穴快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穴舒服死了……嗯……舒服死……嗯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」

我被舔的兴奋难耐,频频哼叫着:「求求你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小穴里面痒死了……呀……受不了……好弟弟……快……弟弟……我真的受不了……快用鸡巴干我……用鸡巴干我……」

没多久,弟弟的鸡巴也忍不住要爆发,于是他连忙的推开我的头,将鸡巴移到我雪白的乳房上,此时弟弟的鸡巴终于忍不住爆发的喷满了他的精液在我的乳房、身体上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」

鸡巴一阵又一阵的跳动,一次又一次的收缩,弄的我整身都是精液,二十公分长的鸡巴这时也萎缩不起,我看了之后二话不说,用手握住弟弟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,有如打手枪般的上下搓揉,一会儿鸡巴又是雄赳赳,气昂昂的抬头挺胸。

而弟弟呢!全身炙烫髮热,慾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烧了整个人,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干穴,他要干我的处女穴。

他压住了我,压在我那美丽动人的胴体上,他準备好好享受这未经人事的世外桃源。

我的的处女禁地,早已禁不住慾火春情的刺激,淫水像黄河氾滥似的,不时的向外汨汨的流出,那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蠕动,似乎想含住什幺。阴蒂更因为淫水的侵润,春火的燎原,显得更加的鲜红,而又夺目。

鸡巴终于又顶上了我的穴口,可是弟弟并不急着让鸡巴进去,只是在我的处女洞口中间,阴蒂上来回磨擦,鸡巴的磨擦,更把我弄的娇躯一阵猛顿,阴户拚命的往上顶,磨得我更是需要,更是需要鸡巴的滋润。

弟弟身体往下滑了一点,鸡巴头对正处女洞口,略一用力,顶了进去,他的鸡巴,才插进五公分左右,便听到我的尖叫。

「痛……痛呀……小穴痛死了……你不要动……好痛……弟……小穴痛得受不了……弟……好痛……」

龟头似乎被什幺东西挡住,原来是处女膜,弟弟没想到我还是个处女。

弟弟看着我,只见我眼角痛得流出了泪水,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。

弟弟按住鸡巴不动,让龟头在穴口活动,跳动,轻轻的抖动着。

吻!吻着我的耳根,脖子,额头,我的嘴,并用手轻揉着我的敏感乳房。

过了好几分钟……

我的脸色由白到红,樱桃小口更是微微张开,弟弟感觉到我的处女穴似乎是往上顶了两下鸡巴。

「弟,嗯……小穴现在比较不会痛……你再插进去试试看。」

我的手,环抱在弟弟的臀部,彷彿暗示他用力插进去,鸡巴藉着余威,再一顶「噗滋……」一声,立刻插入我的处女穴深处,但是我痛的几乎昏过去。

这时弟弟停止动作,感觉我的肉穴真紧,朝穴口看,看到从我的穴口流出红色的血:我的第一次被弟弟夺走了!

「啊……痛……好痛喔……痛死我了……小穴裂开了……啊……喔……你的……鸡巴……太大了……小穴涨裂了……停……你不要动……小穴受不了……痛……」

「姊姊,你忍耐一下,等一下就会舒服的!」

「弟……可是……小穴……痛得……受不……了……宝贝……小穴……好……像……涨裂了……」

「好姊姊,过个几分钟,你的感觉就会不一样………姊姊,我现在开始轻轻的动,慢慢的抽,如果你很痛,我就不插了。」

于是,弟弟轻轻的把鸡巴抽出来,在我的洞口又插回去,如此来回抽送几十下,我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弟弟知道可以了,但是他澴是轻柔的抽送。

不知过了几分钟,我渐渐尝到美味,领略到快乐,淫水比先前所流的还要多,喉咙所发出的淫叫声,比刚才的好听的太多了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嗯……我下面好痒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弟……我的小穴好痒……嗯……你快一点……弟……快一点……嗯…小穴痒死了……嗯……求求你……弟……大力的插……小穴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小穴不会痛了……你尽量的干吧……弟……」

「好姊姊……你开始舒服了是不是……」

看着我的淫浪的表情,把弟弟那原先怜香惜玉之心又给淹没了,现在不管我是真痛假痛,弟弟也要开始卖弄了。

鸡巴每一次插到底,屁股就旋转一下,每一次抽出来,都是整根抽出来,让她的淫穴,有着实实虚虚的感觉,让淫穴对鸡巴美感持续不断。

弟弟这样的抽插淫穴,更让我舒服不已,淫叫连连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小穴爽死……了……嗯…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好姊姊……哦……你的小穴真好真美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「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嗯………嗯……我痛快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我好爽好爽……哦……弟……你的鸡巴好会干……姊的小穴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个……鸡巴……嗯……好弟弟……你太好了……嗯……」

「滋……滋……滋……啪滋……啪滋……啪滋……」是弟弟的鸡巴和我的淫穴的肉撞肉声!

再加上姊姊的淫叫声:「嗯……嗯……你太会干了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」

我的淫叫声,连绵不断,叫的好迷人,叫的好淫蕩。我的两只脚,像是踢足球,不停的乱蹬,不停的乱顶。

我脸上的表情真是美极了,春情洋溢着,在我的脸上出现了红晕,吐气如丝如兰,美目微合,这种表情看了更是血脉贲张,心跳加速。

「弟……嗯……真美……嗯……太美了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好大……鸡巴……爽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爽……爽呀……哦……真爽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嗯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嗯……太爽……了……嗯……太妙了……嗯……太好了……嗯……鸡巴……你干的我太爽了……嗯……」

只见我一面淫叫,一面双手紧紧的抱着弟弟,双腿则高高的跷起,臀部更是极力的配合迎送鸡巴的抽插。

弟弟一见我是如此淫浪,柳腰款摆,极尽各种淫蕩之能,鸡巴更是疯狂的猛干,如快马加鞭,如烈火加油,狠狠的抽送,干的山崩地裂,山河为之变色。

「啊……弟……快……用力的干小穴……啊……我要爽死了……爽……快……呀……小穴要升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弟……我乐死了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此时弟弟改变方式,将鸡巴整根拔出来,深深的歎了口气,气贯丹田,鸡巴在这瞬间,比平常胀了许多。

「滋」的一声,鸡巴要开始狂插了,非插的淫穴爽到天边不可。挺腰,送力!

「啪!啪!啪!」好清脆肉声。

「滋,滋,滋!」好大的水浪声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痛呀……小穴涨死了……啊……你的鸡巴怎幺突然涨的好大…小穴痛呀……弟……弟……你轻一点……力量小一点……小穴会受不了……啊……痛……弟……啊……」

「姊姊……哦……我的好姊姊……哦……好姊姊……好淫穴……哦……你忍耐一下……哦……忍耐一会儿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「弟……啊……弟……你干……的力量……实……在……是……太大了……啊……太大……力了……小穴痛死了……啊……鸡巴变得好大……啊……」

弟弟不理会我的哀叫,喊痛,依然是重重的干,狠狠的插。

淫穴的淫水,被鸡巴的陵沟,一进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,溅得大腿内侧,阴毛,周围,淫水弄得黏湿湿的,好不腻人。

我被弟弟这一阵子的狂插猛干法,弄得有点昏昏沉沉的,整个四仰八叉的不再乱蹬乱顶,只剩下喉咙间的呻吟声。

「弟……啊……弟……小穴酥麻了……啊……又酥又麻……啊……子宫口顶得好舒服啦……你的力量太大了……啊……」

「好姊姊……哦……浪姊姊……哦……过一下你就会爽……哦……」

「嗯……小穴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弟……轻一点……弟……嗯……」

弟弟就这样干着我,大约抽插了五百多下,我又甦醒了,渐渐的,又开始了浪叫,香臀的扭动更大,更快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小穴被你干的又舒服又痛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大鸡巴……哦……姊的花心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好姊姊……浪姊姊……小穴开始舒服了吗……哦……」

「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穴开始爽了……哦……小穴被干的好爽……嗯……重重的干……对……大力的干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穴好痛快……弟……嗯……小穴好舒……服……嗯……我乐死了……哦……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弟……你也快乐吗……再快一点……快……弟……小穴要升天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弟……快……我乐死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我快活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
「好姊姊……我干你的小嫩穴……爽死了……好淫穴……哦……」

「好弟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穴受不了……啊……小穴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呀……弟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小穴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升天了……啊……我好爽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哦……我爽死……我升天了……」

「姊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我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出来了……啊……我爽死了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鸡巴一阵抽搐,一股浓浓精液,完全射进我的肉穴里,烫得我又是一阵头抖,一阵浪叫,弟弟猛喘着大气,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来,他和我同时高潮了。

「姊姊,你过瘾了没有,有没有舒服?」

「弟,你干得太猛了,小穴真的受不了,弟,你快擦擦汗吧!」

在我的安慰之下,弟弟吻了我,马上起来跑到浴室去。

过了几天之后……

爸因为有事回到家里住,不过弟弟仍是不放过我,每晚都缠着我干一次后,才肯回房睡。

晚上……

在餐厅,爸、我和弟弟、妹妹一起吃饭,吃着吃着故意不小心把汤匙掉到地上,于是弟弟爬到桌底下捡,捡的同时往我方向看去,我今晚穿着短裙,穿着红色的内裤,心想:「看来今天又是疯狂的一晚,我可要好好饱餐一顿。」于是弟弟把汤匙捡起来之后,坐上椅子,马上把晚餐完,迎接淫乱的一晚。

晚饭之后,弟弟马上去洗澡,洗完之后,光着身体走到客厅,看到我已经在客厅等他,穿着性感内衣,而且还是吊带式,于是他走到我身旁说:「可以开始吗?」

墙上的挂钟指示此时是八点四十五分。

我羞涩的点点头,于是开始今晚的疯狂做爱。

弟弟轻轻地拍着我的腿,开始温柔地抚摸我的大腿,他的手慢慢地顺着我的大腿往上滑,感受我大腿的温暖和柔滑的感觉。

我的身体紧张的十分僵硬,却被弟弟摸得浑身发颤,我的手无力地握住他的手腕,但丝毫没有阻止他的意思。

弟弟的手在我的身体上四处游走,我的呼吸细长而均匀,身体完全放鬆任弟弟的手摸遍我的全身。我的嘴唇正对着弟弟的耳朵,不时地给他一两个吻,或是舔一舔他的脖子,在他的耳朵里呼气。

弟弟扳正我的身子,使我们面对面,我们的身体配合得真是非常的合适,弟弟突出的地方我的就会凹进去,身体的互补使我们搂在一起时倍感舒服。

过了几分钟,弟弟按耐不住了想进行更深入的接触,他想让我摸他的鸡巴。我体会到了,温暖的小手握住了弟弟热呼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,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。

「弟弟,今晚你的鸡巴真大。」

「我觉得和平常没什幺两样。」

「可我感觉它确实大多了。」我说。

「用手指是感觉不出来的。」

「可我的小穴比你的鸡巴要小得多。」

「但它可以被撑大。」

「真的?」

「当然,如果你的小穴没有被撑大,我的鸡巴怎幺进得去呢?」

我又摆弄了一下弟弟的鸡巴,才抬头信服地看着他。

「弟弟,你对女人的事知道得真多。」

当然,弟弟对女人身体的秘密绝大多数都是从A片那里学来的,但他不让我知道。

「好了,现在让我们开始吧,姊姊。」

我顺从地挨近弟弟,大腿又搭在了他身上,他紧紧地搂住我柔软的身子,手掌滑入了我的内衣内,贴着小腹往上走,我被弟弟摸得吃吃笑个不停,腰肢款摆。

弟弟摸到了我丰满尖挺的乳房,在他大手的笼罩下,它们犹如大球一样,在他的手里被捏扁又放大。弟弟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我的乳头,细心地捻动揉捏着,感觉到它们越来越硬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弟……不要……好痒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弟弟一言不发,只是不停地揉搓我的乳房,手指在我的乳头上来回打转。

我的呼吸又急促起来,呼出的热气喷到弟弟的脸上。

彷彿心有灵犀一样,我们的嘴唇对在了一起,然后就是充满激情的热吻。我们热情地拥吻着,拚命吮吸对方,我的热情几乎使弟弟窒息。

我主动把舌头伸了过去,如同一只小鸟般在弟弟的嘴里自由地飞翔,搅得他神魂颠倒,感觉到无比的刺激。

弟含住我柔软滑腻的舌头,用力地吮吸它,同时用力地挤压我的乳房。

我的嘴唇微微打开,牙齿轻轻咬住弟的上下唇,同时抽回舌头在他的双唇上滑动,感觉非常刺激。

我的身体犹如火一般热,大腿不断地摩擦弟的鸡巴,挑动他的慾火。

弟把我推倒在沙发椅上,我明白了他的意思,打开大腿,双手勾住他的脖子。

弟褪下我的内衣,露出我的下身,由于兴奋,我的身体已经有些紧张了,弟弟可以感到我的小腹绷得很紧,紧贴着他的小腹,将火一般的热情传递过去。

我的身材相当丰满,但是很令人爱怜,令弟只想温柔地、小心地呵护,不想令我受到伤害,只想和我痛快地接吻。

弟把身体压在我的身上,再次吻上我柔软温润的双唇,我张开嘴,热情地回应他的接触。

我们拥抱在一起,两个赤裸火热的身躯渐渐地融合为一体,舌头热烈地交缠着。

弟抬起我的头,让我枕着他的手臂。弟能感到我坚挺的乳房紧紧地抵在他的胸前,乳头对着乳头,互相研磨。

我的手抚摸着他的后背,顺着脊椎骨慢慢往下滑到他的屁股,然后我自然地抬起大腿,缠在他的屁股上。

弟的另一只手扶正鸡巴,让它抵在我已经潮湿的淫穴口,轻轻用力往前一送,顺利地挤进两片肥厚的阴唇中。

我的那里仍然十分紧,让弟弟的侵入造成不小的阻碍。

他轻轻地旋动鸡巴,刺激我的阴唇,等到那里充分润滑后,才继续向前插,这次虽然还是很紧,但是在他的努力下,顺利地插了进去。

我满足地呻吟了一声,身体放鬆下来。

「哦,弟弟,好大呀!」

「还痛吗?」

「不,还有点,但没关係,只要弟弟喜欢,姊姊什幺都不在乎。不过,弟弟的宝贝确实太大了,彷彿要把我分成两半似的,不过我感觉很好,弟弟,你一定会弄得人家越来越快活的,是吧?」

弟弟用行动来向我证明。

他一边和我热烈地拥吻,一边将鸡巴挺进到我的淫穴深处。

我的淫穴里已经十分湿润了,而且热乎乎的,四周绵软的淫肉舒舒服服地贴在我的肉棒上,不断地给他以压迫感,弟的鸡巴很快就到达了终点,前面有非常柔软的东西挡住了它的去路,他知道这应该是花心了。

我们维持着胶合的状态好一会,然后弟开始抽送鸡巴,阴壁与鸡巴的紧紧密结合,使弟的每一次抽送都十分困难,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给我极端的刺激。

他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离我的身体,然后进入时再从新插入,如此这般,我被弄得心痒难耐,慾火越煽越高,但就是无法得到满足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弟弟……不要这样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不要停下来……」我哀求道,声音已经兴奋得发抖了。

「干……干我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弟弟……干我……哦……好喜……欢弟弟……狠……狠地干……姊姊的小穴……哦……」

「别担心,姊姊,我会让你满意的。」

弟抬起我的大腿,架到他的肩膀上,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。就在这时,爸打开他的房门,弟弟姦淫我的画面瞬间映入他的眼中。

爸爸慢慢的向我们走近,但他并没有阻止弟弟的动作,反到是弟弟心虚的马上离开我的身体,迅速的跑回房里。

爸停在我的身前,轻声的告诉我,我必须接受处罚。然后,爸迅速的脱光衣服,取代了弟弟将我压在他的身体下。

爸将他的粗壮肉棍抵住我的穴口,然后使劲的将它插入我的淫穴中。爸的鸡巴一进入,我虽然略感不适,仍免不了兴奋的「喔」叫了一声。

爸将鸡巴插入后,便快速的干着我的淫穴,他的每一击都深深地撞到了花心,然后每一次的抽出又都会带出我淫穴内的大量淫水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撞到花心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插……插得好……好棒……爸爸……你真棒……」我呻吟着。

此时弟跟妹妹都悄悄的来到我们身旁,注视着爸对我的姦淫惩罚。

爸加快抽插的速度,如狂暴雨般急速抽插,插得我淫声大叫:「啊……我的小穴好爽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
「嗯……嗯……我好舒服……我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好爸爸……哦……用力的干小血……用力的干我……哦……」

「女儿啊……你的小穴好紧……我的鸡巴好舒……服……」

「好亲亲……好爸爸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哦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哎……」

「女儿…………我爱你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爱……你……」

「好丈夫……好爸爸……用力的……哦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亲爱的……快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爸……我舒服死了……我爱……好爸爸……」

「女儿……哦……你的穴真紧……好美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」

「爸爸……我爱你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我要出来了快……快啊……我爽上天了……啊……」

「女儿……你的精水……弄得我要洩了……我也爱你……」

「好爸爸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爸……你快一点……嗯……哦……我好爽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女儿……干你的小美穴……我也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爸突然感到一阵温暖,一阵冲动,随着我的洩出,他又抽送了几下,也随之射精了。

完事之后,我和爸爸,相互的爱抚着,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。

此时,色胆包天的弟弟正脱光了妹妹─雅萍的衣服。双手正游走在她的身体上,妹妹虽然只有18岁却也发育得很好,已有36D的胸围了,雅萍被摸得不停的颤抖、口中更不时的噫出娇美的呻吟。

就在这时,爸及时的阻止弟弟的爱抚,将被弟弟摸到浑身乱颤、淫水直流的妹妹抱走。正被慾火煎熬的弟弟突然望向我这里,然后迅速的又将我压在他的身体下。

「姊,我要。」

「好吧,我们到房间去。

「不,在这里就好。」

由于刚才没有好好的干我的身体,所以弟弟的目光像狼般的注视着我,在我全身上下猛盯,像要把我吃个够,我有点娇羞的说:「看什幺,没看过呀,看你,真像头小色狼。

轻轻的,是那幺的柔,那幺的美,吻上了我的嘴,手也妩摸我的敏感部位,我们都是生手,我们要多了解,要多接近。

渐渐的,弟的鸡巴又硬了,似乎比之前更粗更大更长。他把我放倒,细心的看着我全身的一切,洁白如玉的皮肤,挺挺硬硬的双乳,以及那个长满了毛的淫穴口,弟的嘴含着我的乳头旋转的咬,轻轻的含,右手的手指,也扣弄进了我的淫穴内。

好多的淫水,像什幺似的,有点黏黏的,淫水是越来越多,我的淫叫声,也越来越大声。

「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好痛快……」

「好弟弟……我要你……我要你快干我……我好痒……」

看到我变得如此淫蕩,如此的放浪,弟的心中早充满了熊熊慾火,不用我叫,他早要插进去了。他将鸡巴,对準了我的淫穴口,用力一插,已整根尽底,他这次的速度,比上一场更急速抽送,干得我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。

但却掩不住妹妹的呼痛声,原来爸爸看着弟弟玩弄着我,不觉得他的肉棒又硬了起来。而我又正被弟弟干着,因此他想到了他怀中全身赤裸,刚被弟玩弄得淫水直流的雅萍。顾不得她只有18岁,爸硬将他肿胀的大肉棒,狠狠的捅入雅萍的处女穴中,硬将雅萍开了苞。

「啊……我的小穴好爽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啊……」我淫乱的叫着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我好舒服……我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好弟弟……哦……用力的干小穴……用力的干我……哦……」

「姊……你的小穴好爽……我的鸡巴好舒服……」

「好亲亲……好弟弟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舒服死了……哎……」

「姊……姊……我爱你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爱你……」

「好丈夫……好弟弟……用力的……哦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亲爱的……快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弟弟……我舒服死了……我爱……好弟弟……」

「姊……哦……你的穴好美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」

「弟弟……我爱你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姊要出来了快……快啊……我爽上天了……啊……」

「姊……你的淫水……弄得我要射了……姊……我也爱你……姊……」

我和弟弟又再一次的双双洩精,全身的神经在这一剎那,被紧缩,瘫痪。

而被爸开了苞的雅萍也在爸爸强力的抽送下尝到了甜头,高潮了两、三次后,跟爸爸一起洩了。

我和弟弟休息一下子,看了看表,已近十一点,弟便对我说:「姊,我还想要多来几次,可以吗?」

「好啊!要几次都可以,来吧!」

于是又一阵狂暴性爱即将开始……

由于弟一直想干穴,所以鸡巴早已挺立多时了,他偎近了我的身旁,双手不安份在我的背后抚摸着,四目注视,我和他的唇终于吻合了,我的喉咙中传来几声低沉而颤抖的呻吟,听到这几声呻吟的声音,他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实,渐渐的,他摸到我的乳房,另外一只手,顺着大腿的内侧进入了禁区。

「不要……不要嘛……」

我想要挣脱,想用力的推开他,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「姊姊,让我好好的爱你啦……」

弟的嘴,从我的唇吻到脖子,他好像一个小孩子,贫婪地吻着我的肌肤,鸡巴来回地在我的大腿磨擦着,我又需要了,呻吟声变得大多了,我好像得了软骨症,软软地躺在沙发上,弟不放鬆的紧迫着我,嘴巴含着我那粉红色的奶头,手呢,却钻进了茂盛的大草原,拨弄着我那迷人的淫穴。

「姊姊,你太美了,美得让我心慌。」

此时而二十公分长的鸡巴像暴怒似的,猛抖个不停。

我一看到弟的鸡巴,立刻忍不住伸手抓住它,不再让鸡巴跳动,握住了鸡巴柄,来来回回的套弄。我像是期待的看着弟弟。我的淫穴早已湿得不成样子了。我此时高举着双脚,拉着弟对他说:「不要再弄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我受不了……不要再弄了。」

弟将鸡巴对準了我的淫穴口,用力一插「滋」的一声,整支鸡巴全支没入,一头插进了我那要命的淫穴里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好舒服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鸡巴真硬……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你干得我好舒服……好美……」

「好淫穴……好姊姊……我会干死你……哦……你的淫穴包得我好舒服……干……」

「对……干死我……大力的干死我……哦……我好爽……鸡巴……用力的干……插烂我的小穴……干烂小穴……大力。」

「好……好姊姊……哦……我会干死你……我会的……哦……」

「快一点……哦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用力……」

「哦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好弟弟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哦……我快活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弟的鸡巴在我的淫穴里进进出出,带出了阵阵的响声,淫水早已浸湿了我们的阴毛,对我,弟是毫不客气,毫不怜惜的猛力的插,使劲的插,这一番功夫,可真是把我搞得半死不活,淫声四起,此种声势,真的是好不惊人。

「好弟弟……你干我……哦……我快疯了……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好爽好爽……哦……」

「哦……姊……你的屁股快扭……快动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快扭……」

「好弟弟……你插死我了……干死我……哦……」

我的双腿,紧紧的勾住弟弟的腰,整个人就像真的快疯了,不停的吶喊,不停的摆动,我是太兴奋了,太舒服了……

一波又一波的淫水,射向弟的龟头,刺激得他好不爽快,此时的我陷入了弥留昏迷状态,弟立刻抽出鸡巴。轻轻的磨着我的阴蒂。

过了一会儿,我才转醒过来说道:「你干得我爽死了,你让我快活死了!」

「你还没有洩,来,我来替你弄一会。

我示意要弟躺着,这时雅萍靠了过来,张开她的双腿,弟弟毫不犹豫的立刻将鸡巴插入雅萍刚被开过苞的嫩穴里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好鸡巴……哦……哥……干得太美了……哦……」

「好妹妹……哦……你太紧了……哦……夹得我爽死了……美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好爽……哦……好妹妹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……哦……快……」

弟知道他快洩了,妹妹似乎捨不得离开鸡巴,小穴紧紧的夹住它,弟又抽送了几十下,终于投降的将精液灌满妹妹的嫩穴。

我很自爱的转过身,学狗爬式的姿势,我那雪白、肥大的屁股,淫润润的淫穴中,渗着太多的淫水,真是又骚又浪又蕩,我要尽情的发洩,我要狠狠的被干,狠狠的被插。

爸的鸡巴如排山倒海之气势,立刻插入那小小的淫穴,给予我无情冲刺。

「爸……大鸡巴爸爸……你真行……你真会干穴……小穴会爽死……好情人……哦……你插得我美死了……哦……又来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真爱死你的大鸡巴了……小穴美死了……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快活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好淫穴……好女儿……我会干死你……你的淫穴夹的我好舒服……」

「哦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小穴会爽死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好女儿……快顶上来……快顶上来……我要……出来了……」

「好爸爸……大鸡巴……快……大力一点……快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我好舒服……我好美……啊……快死了……」

急促的呼圾声,和激情之后所剩下的残余,我和爸爸都深感满意。

「没想到,你好会干……太会干穴,干得太爽……了。」

「你的穴像怒江一样,水急而又多,鸡巴快要泡烂了。

「讨厌鬼,下次我再也不让你干穴,弄得人家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」

而这时弟的鸡巴似乎还不满意又翘起来,于是就轻轻的将鸡巴插入淫穴内,按照往例的,在刚刚开始的前奏曲,必须是深深入浅出,让小穴能有更多舒畅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爽呀……嗯……你真是会玩小穴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的好弟弟……鸡巴插得小穴真爽……嗯……真舒服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好淫穴……鸡巴等一下要狠狠的干你……狠狠的插小穴……」

「好鸡巴……嗯……鸡巴……你大力干小穴……使劲的插小穴……嗯嗯……太爽了……好亲亲……你干得太好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「哦…………小穴用力夹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」

鸡巴一进一出的带出了不少的淫水,淫穴似乎是爽到家了,爽的不能言语,弟又开始了,又要摧残我的淫穴,夹雷霆万钧之势,要干翻我的淫穴,插烂我的淫穴。

「啪!啪!啪!」一声又一声的肉响声,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插,插得淫穴淫水四溅,淫穴如被大雨般的急打小花一样,惨,惨,惨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轻一点……轻一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会痛呀……啊……」

「啊……会痛……啊……哎唷……小力一点……」

「痛……小力一点……拜託……拜託……啊……小力一点……不要那幺用力……我的好爱人……亲弟弟……轻一点……小力一点……我会受不了……」

「好淫穴……浪姊姊……哦……你多忍耐一下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忍耐一下……」

「哎唷……弟……拜託……不要用那幺大力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穴会痛死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哎唷……受不了……鸡巴……轻一点……求求……你……」

鸡巴就这样重重的插入,又狠狠的顶,大约过了二百多下,淫穴开始舒服,淫穴也感受到重插的美味。

「哦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小穴真舒服……鸡巴干得真舒服……嗯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嗯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嗯……你真的好会……干穴……嗯……」

「浪姊姊……好淫穴……哦……你痛快吗……哦……你爽吗……哦……」

「好心肝……好大鸡巴……嗯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弟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……嗯……干的小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